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幼儿教师”之六:《幼儿学“奥数”得不偿失》

“幼儿教师”之六:《幼儿学“奥数”得不偿失》

时间:2016-12-31 07:28:47来源:赵忠心家庭教育

原标题:“幼儿教师”之六:《幼儿学“奥数”得不偿失》

  标签: 幼儿学奥数得不偿失分类: 幼儿教师

  《幼儿学“奥数”得不偿失》 赵忠心

  日前,中小学“奥数班”越来越受家长关注,并且日趋低龄化和功利化,严重影响了孩子正常的学习和发展。为此,北京、广东、河北、浙江、江苏等地纷纷出台有关规定或采取相关措施,严令禁止举办“奥数班”并叫停各种“奥赛”。

  就在此时此刻,一些城市“奥数班”却转而登堂入室走进了幼儿园,吸引了众多年轻父母趋之若鹜。“奥数旋风”已经刮走了一些中小学生的童真,看来,学前儿童也将“在劫难逃”。

  一、何谓“奥数”、“奥赛”?

  许多家长热衷于带领孩子追随“奥数”、“奥赛”,但“奥数”和“奥赛”究竟为何物并不清楚,这种追随带有很大的盲目性。

  国际上是“奥数”和“奥赛”,但一般只是在中学生中进行而且也只是少数学生参加。

  1934年和1935苏联开始在列宁格勒和莫斯科举办中学数学竞赛,并冠以“数学奥林匹克”的名称。1959罗马尼亚数学物理学会邀请东欧国家中学生参加,在布加勒斯特举办了第一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从此每年举办一次,至今已举办了52届。

  “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简称IMO,是一项以数学为内容,以中学生为对象的国际性竞赛活动。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作为一项国际性赛事,由国际数学教育专家命题,出题范围超出了所有国家的义务教育水平,难度甚至大大超过大学入学考试。

  有关专家认为,只有5%的智力超常儿童适合学奥林匹克数学,而能一路过关斩将冲到国际数学奥林匹克顶峰的人更是凤毛麟角。现在,IMO已成为一项国际上最有影响力的学科竞赛,同时也是公认水平最高的中学生数学竞赛

  有认为,表述为“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的简称应是“数学奥赛”。表述为“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题”的简称应是“数学奥赛题”。表述为“数学模拟奥林匹克竞赛题”的简称应是“数学模拟奥赛题。”

  中国的数学竞赛始于1956年。在著名数学家华罗庚、苏步青等人的倡导下,由中国数学理事会发起,北京、天津、上海、武汉四城市首先举办了高中数学竞赛。

  近年来中国代表在数学奥林匹克上的成绩就像中国健儿在奥运会的成绩一样,突飞猛进,从40届到第43届,中国代表队连续四年总分第一。

  奥数相对比较深,数学奥林匹克活动的蓬勃发展,极大地激发了广大少年儿童学习数学的兴趣,成为引导少年积极向上,主动探索,健康成长的一项有益活动。有许多涉及到实际应用的问题,如计数、图论、逻辑、抽屉原理等。解决这类问题,一般都需要对实际问题的数学意义进行分析、归纳,把实际问题抽象成为数学问题,然后用相应的数学知识和方法去解决。在这一构造数学模型的过程中,能够有效地培养学生用数学观点看待和处理实际问题的能力,提高学生用数学语言和模型解决实际问题的意识和能力,提高学生揭示实际问题中隐含的数学概念及其关系的能力等等。使学生能够在这一创造性思维过程中,看到数学的实际作用,感受到数学的魅力,增强学生对数学美的感受力。在强调素质教育的今天,奥林匹克数学的这一教育功能有着更为重要的现实意义。

  但是,在我国,因为出现了各种民办比赛,使“占坑班”得到猛烈发展,使大部分学生开始讨厌数学,讨厌奥数。

  二、学习“奥数”得不偿失

  在国际上,还没有听说过有专门为学前幼儿开办的“奥数启蒙园”,而在中国“奥数”却进入了幼儿园

  有人说,学习“奥数”是为了让幼儿接受“数学启蒙教育”。果真是这样吗?

  什么是“启蒙”?启蒙是开启蒙昧,使初学的人得到最基本的、入门的知识。何谓“基本”?即基础的意思,事物的起始。何谓“入门”?即初级、初步的东西。

  而幼儿“奥数”学习的却是这样的数学知识,比如:

  “博弈哥哥有4个苹果,东东姐姐有3个苹果,西西妹妹有5个苹果。博弈哥哥给西西妹妹1个后,西西妹妹吃了3个,这时三个人谁的苹果多?”

  “动物园里有只长颈鹿,它的年龄数是用最大的两位数减去最小的两位数,再减去最大的一位数后所得的数。这只长颈鹿有多少岁?”

  “奥数”的学习内容难度是相当大的,绝大多数的题目是成年人,甚至数学家都做不出来的。数学大师陈省身教授在南开大学任教时,有一些孩子手拿着“奥数”的题目来请教他,陈省身看了看说:“不会做。”

  学前幼儿的思维,最初是直觉行动思维,中期发展到具体形象思维,到幼儿晚期才具有抽象思维的萌芽。幼儿的知识学习也应该是由浅入深、由易到难、由具体到抽象。

  而“奥数”的内容,就像上述两个题目那样,一般都是十分抽象、难以理解的,幼儿不可能做出这样深奥的题目。就是老师讲解,孩子也不见得能够理解,只能死记硬背、囫囵吞枣

  幼儿阶段的数学课最重要的目的是积累生活中与数学相关的知识经验,在此基础上形成对基本数学概念的感知和初步理解,了解数学方法并形成思维习惯。学前儿童还没有真正学过数学,就一跃进行这样的“奥数”培训,结果使得幼儿在小学正式学数学的时候却自以为掌握了数学知识,从而降低了学习数学的兴趣和积极性,最终导致“一知半解”“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实在得不偿失。

  迫使儿童学习根本不能理解和掌握的数学知识,犹如让刚刚学会坐的孩子去站立,让刚刚学会爬的孩子去奔跑,打乱了儿童心理发展的秩序,结果只能导致儿童“厌其苦”“畏其学”,丧失学习数学的积极性,甚至伤害孩子的身体与心理,得不偿失

  说学习“奥数”是为了让幼儿接受“数学启蒙教育”,这样的说法让人难以信服。

  三、学“奥数”会使孩子失去快乐童年

  据说,在幼儿园进行“奥数”教学,目的是做好“幼小衔接,引导孩子动手学数学,轻轻松松走进数学王国”。

  乍一听,似乎很有道理,其实这种说法不过是一个幌子,是对不懂数学教学的家长和孩子误导和欺骗。

  学前儿童还没有真正学过数学,就一跃进行“奥数”培训,直接违背了儿童心理发展的规律,超越了儿童的心理发展水平,是典型的揠苗助长。

  很多家长认为,“孩子学总比不学好”。但有些东西,学了未必是件好事,“奥数”就属于此类内容。

  学过奥数的人都知道,小学的奥数题中很多是初中的数学题,初中的奥数题中很多是高中的数学题,而高中的奥数中很多则是高等数学的题目。依次推理,幼儿奥数学的是什么呢?基本上是小学的数学题。孩子很小的时候,遇到太多解决不了的问题,时间长了,可能会产生自卑心理,导致其没信心学好数学。“奥数”只适合极少数有数学天赋的人,而对于大多数的孩子来说只是一种痛苦的、沉重的负担。

  去年两会期间,天津市河西区教育局副局长孙惠玲给在座的委员们出了一道北京某校“幼升小”的数学试题:

  “1到9九个数,按照要求给它们分类,比如1、3、5、7、9和2、4、6、8是按照奇数、偶数来分。那么,如果是1378、59、246是按照什么将它们分为三类的?”

  不少委员都给出了答案,但均被孙惠玲否定了。谁也没想到,“答案是按照拼音来分的。1378都是第一声,59都是第三声,246都是第四声。”孙惠玲说出答案后,现场立刻炸开了锅:“天啊,那怎么能想得到?为什么要考这样的题目?”这样的考题,让在场所有的教育专家都摸不着头脑。

  像这样离奇的“奥数”知识,实际上就是“脑筋急转弯”,这跟数学根本不搭界,成年人尚且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更何况是未入小学的学龄前儿童?只能“如堕五里雾中”。让小孩子学习这样的所谓“数学”,跟真正的数学学习根本不着边际,究竟是有害还是有益,可想而知。

  学龄前儿童需要的是快乐地学习、进取地学习。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其实正在一刻不停地观察着世界,从各种各样的渠道学习丰富的感性知识,提升认识周围世界,并与这个世界进行积极互动的能力。为何要为了所谓孩子的“将来”,让本该天真烂漫的孩子,埋首于号称开发智力的“奥数”,而失去体验多彩童年大好时光的机会呢?

  四、学“奥数”不利于增强孩子学习数学的兴趣

  数学的学习是从小学正式开始的,幼儿园进行的数学常识的学习,是结合日常生活随机进行的,理解生活中简单的数学关系,能用简单的分类、比较、推理等手段探索事物,培养学习数学的兴趣,为进入小学之后正式学习数学打基础。然而,像这样的“奥数”学习,只能消弱孩子对数学学习的期待和兴趣。

  著名数学家、数学最高奖“菲尔兹奖”获得者丘成桐教授说:“孩子应该对自己学的东西感兴趣,应该学得全面。‘奥数’不是很全面和丰盛的,很多本应该学的东西没有涉及。而且那些太难、太刁钻的奥数题目,很可能伤害了孩子们学习数学的兴趣。奥数不应成为孩子们的噩梦。”他还说:“真正好的数学家对于数学以外的其他学科都有很全面的兴趣和了解,单纯的“奥数”训练培养不出大数学家,他们总是习惯于解决别人出的问题,而不是自己发现问题,缺乏较强的创新能力。

  世界著名数学家、“菲尔兹奖”获得者安德烈·奥昆科夫教授说:“我从来没上过‘奥数’,也不理解中国小学生拼命学‘奥数’的做法,那些太难、太刁钻的题目,很可能伤害了孩子们学习数学的兴趣。”

  学前儿童的“奥数”教育,不仅违背了学前教育规律,也违背数学学习规律和儿童心理发展规律。数学兴趣是一种内在的、与数学知识相关联的、在学习数学的过程中产生的、较稳定的学科兴趣,而不是外在的、一时的、好玩的兴趣。数学思维是一种理性思维,它是以一定的数学知识为前提、在思考数学问题的过程中形成的。开设“奥数”,并不能培养儿童的数学兴趣、激发数学思维。

  正如中国著名数学大师、中科院院士杨乐教授所说的那样:“‘奥数’强化班可能抹杀孩子对数学的兴趣,让他们失去愉快的童年,而且这对数学能力的培养没有一点好处。初中生、小学生低龄学‘奥数’,全体学生的‘奥数’狂热现象不正常,别让‘奥数’阻碍孩子成长。”

  客观地讲,“奥数”之所以侵入一些幼儿园,这其中有家长的因素,但更主要的是社会原因。

  如果社会上没有把“奥数考分”、“奥数培训”与入学挂钩,恐怕就没有家长为自己的孩子去报名学习“奥数”。

  社会上一些民办“教育机构”中,其实并没有什么懂得幼儿数学教育的人。但他们为了经济利益,刻意迎合家长的这种“需求”,大做很具有迷惑性和煽动性的广告,使许多家长难以抗拒诱惑。

  一些幼儿园为了招生,标榜所谓的“办园特色”,曲意迎合某些家长不正常的心理需求,也加入到幼儿“奥数”培训队伍中,成为推波助澜者,实在不应该。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95014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