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蓝色梦幻的大溪地 波利尼西亚帕皮提环岛记

【组图】蓝色梦幻的大溪地 波利尼西亚帕皮提环岛记

时间:2017-01-10 10:44:48来源:行者老湖

原标题:蓝色梦幻的大溪地 波利尼西亚帕皮提环岛记

  2016年12月19日,星期一,天气:雨,24-27度。

  依依不舍驶离汤加,在大西洋号十层甲板上最后看了一眼夕阳下白墙红顶的汤加王宫,海上巡航又是三天,船方提供了各色娱乐节目,还让我们参观了船上的厨房,沿着侍者们送餐的电梯进入餐厅,体验了不同的生活;而我的生活更多的是写游记和处理照片,跟大厨有点类似,他们做饭给我吃,我写游记给网友看。第21天早上醒来拉开阳台窗帘,突然出现一座白云盖顶的青山,天蓝得太透澈,云白得太分明,仿佛是这座山喷出了浓浓白烟,天上航行着一艘绿色巨轮。我们的邮轮下面,就是游艇码头,许多的各式游艇停靠在里面,像是排列整齐的沙丁鱼。我们到了法属波利尼西亚首都帕皮提,给我的感觉是蓝色的浪漫。

  到大西洋号九楼的波提切利餐厅吃早饭,顺便俯瞰一下帕皮提港口周边的环境,天气晴好,脚下是白得发亮的港口,白漆里点缀着黄黑相间的脚手架,红白条纹的起吊机,蓝绿色和砖红色的集装箱,沿着深蓝的海岸线洒落。走到露天泳池和滑梯那头,自动门打开的瞬间,湿热的空气涌上眼镜镜片,我忘了自己一直处在有冷气的室内,大溪地真的是炎热。

  等其他乘客差不多都下船了,我也登陆帕皮提,港口有迎接我们的歌舞和当地姑娘,姑娘们模仿过去波利尼西亚的打扮,戴着椰子壳做的Bar,载歌载舞,引起了游客们的一阵狂拍。下船时,当地的女孩送给我们米白色的花,和栀子花差不多香味,我也学着大溪地人,不论男女都把花别在耳朵上,只是忘记了已婚和未婚的各别在哪一边,反正我是别在耳朵右边,走路带着香风。

  在大溪地租车比较严格,需要国际驾照原件,不承认中国或台湾驾照;出租车不多,只有西北岸机场、酒店、港口这一带方便打车,几个人一起包出租车环岛游,大约人均要50美元,可以自行安排行程和节奏。我打算自由随性逛逛大溪地,还拿不定主意去哪,看到港口有一群当地记者,报道两千中国人乘邮轮登陆大溪地的盛况,还有闻风受雇而来散发珍珠推销广告的姑娘小伙,看着漂亮的波利尼西亚面孔和热情的招呼,很难拒绝他们手里的广告纸。

  有个小摊子没人,上面放着几张地图,准备去讨一张地图,得知他们是一个当地小旅行社的工作人员,有大溪地环岛游,空调大巴40美元,没空调的当地巴士25美元一个人。抬头看看早上的太阳越来越高,空气很热,人很懒,就报了空调巴士游,任由当地司机给我们安排行程,走得多了,对国外本地的旅行社有一种信任感。

  大溪地,或译成塔希提,是一个岛名,因为盛产大溪地黑珍珠而闻名,是法属波利尼西亚这个国家的最大岛屿。鸟瞰大溪地岛像一条嘴朝西北方的鱼,分为头尾两部分,鱼嘴是首都帕皮提,鱼的头身叫“大大溪地(Tahiti Nui)”,鱼尾部分叫“小大溪地(Tahiti Iti)”,当地环岛行程只绕着大大溪地转一圈,经过最重要的几个景观和村镇,小大溪地内容不多,最好的几家酒店也集中在大大溪地帕皮提的港口和机场一带。开车绕行大大溪地外围公路约需一小时,我们的行程是:观景平台 – 维纳斯角 – 瀑布 – 植物园 – 马拉山洞 – 公共市场。

  法属波利尼西亚的官方语言是法语,也说当地土著语,他们的祖先两千年前来自东南亚,土著语和马来西亚语很接近。通用货币是波利尼西亚法郎,很多地方都可以刷国际visa或master信用卡。当地换现金的汇率是1美元兑109当地币,码头边的临时换钱处要收700当地币的手续费,约6-7美元,40多人民币。繁华的地区都可以1:100的汇率收美元现金,贵一点的超市汇率1:90。银联卡也可以用ATM机取款,按当前银行牌价扣人民币账户,取当地币— 取款机有的要收5美元手续费,会在插入银联卡以后提示,加上中国的发卡行那边也要收一次15-30元人民币手续费,双方银行加起来和换钱处手续费一样了,不过我在国外用过的多数银联取款机都免ATM费。

  法属波利尼西亚有118个大大小小的岛屿,海域绵延2000多公里,而陆地和居民很少,多数都住在大溪地岛,整个法属波利尼西亚的Wi-Fi热点都不多,覆盖范围也有限。正因信号覆盖困难,当地的上网电话卡也相对贵一些,一共有两家运营商:国际化的沃达丰(Vodafone)和当地的Vini。我们买的沃达丰上网卡1950当地币含500M流量,当前汇率约合人民币120元,当地运营商Vini同样500M的流量卡比沃达丰便宜几块钱,在大溪地上网的速度都不错,如果手机是安卓系统,则需要营业员手动改成当地网络设置。

  巴士从帕皮提出发往山上走,一刻钟就到达一个观景平台,可以站在大溪地的绿荫下眺望湛蓝的海域,和20公里外的茉莉亚岛(Moorea),像绿色巨轮一样顶着白色的云团,从帕皮提港口乘船半小时,或者从港口旁的机场乘飞机十分钟就能到那里。开回帕皮提市区,我们顺时针环岛,差不多一刻钟就到了维纳斯角,是波利尼西亚第一个英国人登陆点。目前波利尼西亚虽是法属,首先登陆的却是英国人,当地向导并没有痛恨地说英国和法国人统治了波利尼西亚人,而是感谢他们带来了文化、宗教和多彩的作物—当地芒果品种超过50种,都是欧洲引进的。撇开维纳斯角的历史意义,吸引我的是蓝得震慑人心的海域,天越热海越蓝,天海的湛蓝之间是淡淡几抹白云,暖风轻拂,几个度假的人静静玩着划艇,站在艇上悠悠漂远。

  这里的海滩是火山灰形成的,黑色海滩,沙质踩起来很细软,但太阳大时晒得有些烫脚。向导说凡是岛周围有许多珊瑚礁的,沙滩就是珊瑚风化后冲上岸的形成的白色沙滩,火山灰形成的则是黑沙滩。沙滩边的绿地上有卖热狗和冰汽水的拖车,两支可乐和一大瓶1.5升矿泉水750当地币,连这里的可口可乐标签都很特别,写的是“大溪地可乐”。

  在蓝海上喝完汽水,我们就开往Tiarei村,这里也有一个喷潮洞。离开沿海的环岛公路往内陆开几分钟,停在了一片深林里,抬头就看到了瀑布,虽然水流细细,但是非常高。再往林中走一两分钟就看见瀑布下的水潭,淡水都来自大溪地雨季的雨水,这些雨水也是当地人重要的饮用水源。这时候太阳被云遮住,林子里很荫凉,但我只要半分钟不动,就有蚊虫叮咬。

  离开瀑布,我们又沿着海边的环岛公路开了约25分钟,向导带我们看了由北向东沿岸几个适合新手的冲浪胜地,还有一条贯穿大大溪地南北两端的绿道,可以步行3-4小时。我们经过了大大溪地和小大溪地相连的Taravao,到一个小小的热带植物园,随便转转只需要20分钟不到,对到大溪地的我们来说,植物园太小,反而是当地人司空见惯的海岸更诱人,让人上瘾的蓝色,远处被云团团包围的小大溪地,一美元一袋的芒果,岸边拴船的矮桩,风吹沙沙的绿树,迟钝不怕人的海鸟……每一分都给大溪地增添了迷人的气氛。

  再沿海岸开不到20分钟,来到Paea,参观了岛上最大的积水溶洞马拉洞,顶部挂满了热带植物组成的门帘,里面有几个当地年轻人在游泳,清水凉风,青春少年,翩翩快活。连当地乱跑的鸡,顶着一身黑色羽毛,吃着地上的椰子肉,也显得格外精壮健美。洞本身没什么特别的震撼,我又走回公路对面,对着蓝海痴痴发起呆。海边上有几位当地的少年,看着无所事事的样子,问我吃不吃芒果,看样子要免费送我,想起来拍照不想弄的满手都是芒果汁,谢绝了少年们的好意思,同一辆车的游客们接了他们的芒果,打开吃了,说是非常甜。

  继续顺时针绕岛,从马拉洞开回帕皮提约20分钟,经过大溪地连锁的家乐福、麦当劳和当地的珍珠博物馆,听向导介绍竟全是中国人开的,果然在珍珠博物馆门口看到Robert Wan的招牌。据说中国人自150年前来到大溪地,聪明勤劳,现在是大溪地最富有的人种,和法国高级官员一起,都住在Punaauia到Faa’a一带的半山坡上,脚下是大溪地的豪华酒店。大溪地珍珠市场的珍珠生意,也基本都是中国人在做,在这里买纪念品可以,想在旅游胜地买珠宝占到便宜,说实话几乎是不可能。

  向导一路总是提起麦当劳,因为在邮轮上吃腻一种口味的饭菜,我们回到帕皮提市区格外想吃,套餐人均约70人民币,双人套餐才100人民币,和国内差不多。吃完就去逛逛街,当地最大的Vaima购物中心及沿海全是地段最好的商店,几乎都是卖珍珠的,绕到后面是戴高乐将军路,两旁都是当地商店。我买了挺特别的一件纯棉旅游纪念T恤,背后是艺术家作品,带有大溪地图腾的鲨鱼群,25美元。大溪地的药妆店有很多法国品牌护肤品,流行的法国药妆品牌基本都有法,而是国内常见的其他品牌比较难找到。

  沿着戴高乐将军路往西逛,就是帕皮提的圣母院,米黄色的建筑,白漆的窗框,砖红的尖顶,直指让人眩晕的蓝天白云。走进正门口是当地木雕的圣母怀抱圣子像,圣坛周围的墙上是装饰漂亮的花窗,侧门两旁彩色地砖绘着圣经故事,要说英国人给大溪地带来了简洁的新教教堂,法国人则带来了美丽的天主教堂。我为了躲避下午炙热的阳光走进来,圣坛前第一排神父正带领几位年长的信徒小声哼唱,比起欧洲精致专业的唱诗班,这里没有无伴奏的人声充实着人生的阅历,带着历尽沧桑后的纯净。

  我是最不喜欢购物和寄明信片的,但同行的很多朋友在当地邮局寄了些明信片,纪念品店都可以买到卡片和国际邮票,最贵的双开明信片带邮票350当地币,差不多20人民币的样子。再走到公共市场,接近关门时间,侧门还有一些当地人在卖鲜花、草编装饰、手工艺品和香皂之类,马上到圣诞节,市场里有不少圣诞树和礼品,节日气氛浓厚,只是天晴无雪,这里的圣诞节热情洋溢。

  出了市场随便走走,发现一个当地巴士站背后的建筑很美,围着院墙绕了半圈看见大门开着,走进去问了当地人,这里竟然是上世纪60年代被战争夷为平地的王宫市政厅。这个是复制品,和圣母院一样米黄色的墙壁,白色的立柱,砖红的钟楼尖顶,现在是一家造型和地址都很有历史意义的酒店。有人跟我争论这到底是酒店,还是市政厅,正好看见一位穿着整齐的男士,问了个明白,原来确实是酒店,但也是市政厅。

  市政厅酒店院子里有个半开的睡莲池,边上是一个波利尼西亚式小屋,目光越过小屋,看到远处海拔2000多米的山顶,有好像飞碟一样形状规整的云朵,厚厚的云层很低,仿佛连着地面。我穿街走巷想接近那座山,走出了繁华的帕皮提市区,路上也不见了中国游客。向当地的民宿老板问了路,经过帕皮提的居民区、办公楼、学校、加油站,当地不知是什么粉色的花落在屋顶,落在车上,落在街道。我一直走到山脚的开阔地,太阳快要落山,才想起返回港口,尽管没有拍到我要的山,就在当地超市给无线鼠标买了对当地品牌的5号电池,150当地币,约10元人民币。

  回到港口正日落,舍不得上船,便在岸边晃悠,游艇码头格外热闹,身边有当地人慢跑,沿着海边修得整整齐齐的人行道侧面海水里点起了灯,低头一看竟然是各种神仙鱼、小丑鱼、热带鱼……走到核试验纪念碑以后感觉天色变暗,回头正看见大西洋号的乘客们回到船舱,舱房灯一一点亮,这座巨大的水晶宫在召唤我们登船,下一站是法属波利尼西亚更美的一个地方— 波拉波拉。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阅读《环游太平洋46天:波拉波拉》)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95014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