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纽约时报》年度10大好书怎么选 你不知道的10件事

【组图】《纽约时报》年度10大好书怎么选 你不知道的10件事

时间:2016-12-17 21:01:02来源:传媒狐

原标题:《纽约时报》年度10大好书怎么选 你不知道的10件事

  编者按:

  所谓“好书”,我们认为它在方方面面做的都十分出色:涉猎的视野,观点的原创性,在每个句子层面的雕琢,以及叙述故事的方式。这跟哪本书包含最“重要”的讯息,或者我们最认同哪种立场没有必然的关系。有关系的是,我们认为它们会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在5年,10年,20年之后,人们还是有想要阅读它们的欲望。

  Emily Temple/文

  树/编译

  12月14日,《纽约时报书评》编辑帕梅尔•保罗(Pamela Paul)在新闻社交网站Reddit回答了有关《纽约时报书评》的问题,以及他们最近发布的年度10大好书。

  她推荐了许多好书和优秀作者,比如诺拉•艾芙隆(Nora Ephron)、克里斯托弗•希钦斯(Christopher Hitchens)、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乔治•艾略特(George Eliot),等等。她还认为科尔森•怀特海德(Colson Whitehead)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帕梅尔猜测,今年的《纽约时报》10大好书中,特朗普的支持者最感兴趣的可能是《北方海域》(The North Water)。此外,她还透露了《纽约时报书评》是怎么运作的(近来,我们正对这个十分好奇!)。以下,你会了解到各种图书是如何进入编辑视野,撰写书评,直至进入年终好书榜的。

  1、每年出版的新书比你想象的多得多

  “《纽约时报书评》每年大概只能覆盖到1%出版的新书。”

  2、年终好书榜的筹划从1月就开始了

  “基本上,一整年都是筛选年终好书的过程,最终我们挑出其中的10本。从1月起,我们就在考虑这件事了。我们挑出自认为最出众的新书,放到一边,所有的编辑阅读其他有竞争力的新书,争相进入这个名单。有些新书被选进来,又落选。在一整年时间里,根据人们对个别书目的评价,我们不时评估这个榜单,更新信息。临近年末,大概在10月前后,竞争变得更加激烈。我想,整个运作可以说是民主的,但在决定性的最终时刻,你不得不使出独裁之剑。到最后,我们必须面对艰难的抉择,不是所有《纽约时报书评》的编辑都能得偿所愿,他/她最中意的书都能上榜,但我们希望榜上至少有1本他们竭力争取的好书。”

  “每周,我们都会回顾上一期的榜单,将一些新书指定为‘编辑推荐’——那是整期中我们格外喜欢的9本书。到年末,我们汇合所有的‘编辑推荐’,缩小名单到100本年度好书——50本虚构和50本非虚构。从这100本书里,我们挑出最杰出的10本。”

  3、《纽约时报书评》的编辑或许此刻正热烈的讨论着。

  “《纽约时报书评》的团队,是没有专职评论者的——我们都是编辑,大家总是坐下来,在一起聊工作。我喜欢早上起来,到处走走,面对面地跟人交流。《纽约时报》的评论作者绝大多数是在家里工作的,虽然他们有时也来办公室,我们也会跟他们谈工作,但打电话居多。我们都是喜欢读书的人,喜欢谈论书的人——你在看什么书;觉得哪本不错;你听说了什么;你喜欢什么——我们一聊就可以聊一整天。除非到了我们不得不回去看书,或者写稿,或者编稿的时候。”

  4、书评基本上是个自上而下的过程

  “在《纽约时报书评》,编辑会选择哪些书值得写书评,接着我们就会找人来写。各种类型的书我们都看,虽然我们的品味在某程度上反应了编辑和《纽约时报》读者的品味。《纽约时报》的评论作者可以选择他们感兴趣的书来写书评。”

  “每周,每位编辑都会处理一系列新书。他们会列出一个作者名单,再把这个名单拿给我的副主编和我。我们会谈论这些作者,有时会加上我们个人认为不错的其他名字。接着会有一个排序,按照它来找人。有时,名单上的第一个人太忙,或者有利益冲突(跟作者认识,签了同一家经纪公司,过分夸大了前一本书,等等)就会给排除,那么就找名单上的下一位。在找评论人的过程中,我们总是十分注意发掘新的声音。有时,我们会在新书作者里找到这样的人,有时是发表其他作品的作者,有些人是直接拿着发表文章的剪报自己找来的,他们会给出自己感兴趣的图书类别,以及他们擅长的领域。”

  5、很多信件,真的很多……(或许你们早就猜到了)

  “我们每天会查收几次信件。最多的那次,来了3辆大型手推车,里面堆满了盒子和信封,外加10-20个叠在最上面的邮政包装箱。想象一下那个画面!”

  6、关于“好书”(不怎么严谨的)定义

  “我总是认为,(年度10大好书)在出类拔萃和所具有的抱负外,其实没什么共同点。所谓‘好书’,我们认为它在方方面面做的都十分出色:涉猎的视野,观点的原创性,在每个句子层面的雕琢,以及叙述故事的方式。这跟哪本书包含最‘重要’的讯息,或者我们最认同哪种立场没有必然的关系。有关系的是,我们认为它们会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在5年,10年,20年之后,人们还是有想要阅读它们的欲望。”

  7、年度好书可以和书评没什么关系。

  “我们喜欢的书在书评上没有得到好评如潮的个案经常出现。最近的一个例子是:安东尼•多尔(Anthony Doerr)的《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All the Light We Cannot See),书评得到的反馈比较负面,但我们还是把它选入了当时的年度10大好书。年度10大好书是编辑观点的体现,不会管评论家说了什么。”

  8、好的书评常常是感性的

  “我认为书评作者犯的最大错误就是把书评和读书报告混为一谈。统括而言,读者不想知道发生了怎样的故事,他们更不想(也不应该)被剧透。我自己作为读者的话,也是十分痛恨这点的!让我自己去发掘,不好么?我对书评的期待,是作者对这本书的投入——知性的,以及常常是感性的。我要的是深度和语境:关于这个话题,作者的增量在哪里?具体他是怎么做的?他做了些什么研究?我想知道他写作的风格——给我举一些例子,从书里摘一些话,形容一下这种风格。我还想知道作者哪里处理的好,哪里处理的还有欠缺。我需要的是判断。我要知道这本书够不够好,值不值得我花这个时间。我真的想读这本书吗?或者只是想随手翻一下?最少,你要告诉我其中的一样吧!”

  9、唐•德里罗(Don DeLillo)今年差点进了好书榜。

  “《0 K》(《Zero K》)的确在最终名单里!差点就上榜了。”

  10、说到阅读的话,帕梅尔•保罗其实跟我们差不多。

  “有一年,我没有工作,没有伴侣,没有孩子,也没有网路,凭着兴趣,我整整读了76本书,包括赫尔曼•梅尔维尔(Herman Melville)的《白鲸》(Moby-Dick)。后来,再也没有这样的时候了。我尝试每个礼拜看完一本书,但大部头书读起来就是比较慢。这就跟生活一样。最大的牺牲是电视。我从不看电视。”

  “我总是想读大仲马(Dumas)——他属于那些我没能好好了解过的作者。但我也认为,生命短暂,不该浪费在烂书上,除非你真的能从中得到些什么。”

  小福利:

  《纽约时报》年度十大好书

《小炸弹联盟》
《小炸弹联盟》
 《北方海域》
 《北方海域》
《地下铁路》
《地下铁路》
《素食者》
《素食者》
《战争与松脂》
《战争与松脂》
《在存在主义咖啡馆里:自由、存在与杏子鸡尾酒》
《在存在主义咖啡馆里:自由、存在与杏子鸡尾酒》
《暗钱:激进右翼崛起背后的亿万富翁隐秘史》
《暗钱:激进右翼崛起背后的亿万富翁隐秘史》
《被驱逐者:美国城市中的贫穷与利益》
《被驱逐者:美国城市中的贫穷与利益》
《在暗室中》
《在暗室中》
《父亲、儿子和他们的土地》
《父亲、儿子和他们的土地》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95014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