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创刊21载的《大众软件》休刊 一本杂志的挣扎之路

【组图】创刊21载的《大众软件》休刊 一本杂志的挣扎之路

时间:2016-12-27 17:14:22来源:传媒狐

原标题:创刊21载的《大众软件》休刊 一本杂志的挣扎之路

  编者按:

  创刊21年的老牌杂志《大众软件》也传来了坏消息:宣布暂时性休刊。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为了挣扎求存,《大众软件》背后也经历了诸多曲折。

  文|岑舟

  2016 年 12 月 7 日,创刊 21 年有余的老牌杂志《大众软件》宣布了将于 2017 年无限期休刊的消息。与消息同时发起的,是在摩点网进行的一次众筹:众筹目标是 6000 元,而众筹回报则是 2016 年 11 月~12 月的大众软件合刊。

  《大众软件》在微博上发文表示:暂时放弃纸媒真的不是我们的初衷,但也是不得不踏出的一步。最后,真的感谢!感谢这些喜欢纸媒的人!感谢这些支持大软的人!我们只是暂时离开!

 

  这件事情引发了一阵议论热潮,因为《大众软件》在整个上个世纪90年代就是一块金字招牌,影响到了无数的IT爱好者和游戏玩家,在很多80后的心目中有不可替代的地位。

  不少老读者纷纷在社交网络上表达对杂志的不舍。也许正是因为他们的支持,《大众软件》的合刊众筹项目在12月23号正式结束,77万余元的最终金额超过了目标6000元的120倍,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如果细究起这本杂志的历史,这个结果又是意料之中的。

  一本拥有辉煌过往的杂志

  《大众软件》(以下简称“大软”)在1995年创刊,到现在已经有21年有余,曾经于2002年选入国家“期刊方阵”,被中宣部评为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突出的“双效期刊”。

  这本杂志在平媒繁荣辉煌的时代曾经拥有过无数荣耀,在整个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到本世纪初的那几年,这本杂志可算是国内游戏杂志中的老大哥和泰山北斗一样的存在,由于该杂志是IT加游戏的综合形式,因此在IT杂志领域也处于领先者的地位。

 

  杂志曾经培养了无数优秀的编辑和撰稿人,以及无数的读者,而这些群体中的不少人现在活跃于各大互联网公司和游戏公司之中,抑或是在其他某个领域有着一定的成就。

  在杂志的巅峰时期,杂志上刊载的很多文章都广为流传,例如在上个世纪90年代出现了一款名为《仙剑奇侠传》的游戏,大软方面推出了不少关于这款游戏的文化评论文章,最后该款游戏成为国产单机游戏最具知名度的存在,大软功不可没。再如2003年出现的一篇名为《《红与白——FC二十年》的文章勾起了很多80后对于红白机的回忆,直到现在还有不少人在社交网络提到这些文章,甚至不少文章在今天依然很有影响力和启发性,而且大软一度做到了最高期发行量达到38万册,月发行超过70万册。

 

  此次“众筹”更像是不少老读者在为当年的青春和情怀买单,就像是《美人鱼》上映后很多人愿意去电影院是觉得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一样。

  多次动荡不安

  从2012年开始,大软就开始不断出现动荡,一直延续到今天。

  2012年开始,大软的账面出现了亏损状况,这是因为大软在当时还是一家事业制单位,隶属于中国科技情报学会,每年需要交给这个主办单位一笔管理费用,也就是刊号使用费,出现亏损后,大软管理层开始寻找资金试图将大软的品牌及读者资源向互联网转移。这是大软的第二次转型尝试(第一次是和盛宣鸣的母公司合作的“大众游戏网”)。这时候,主办单位的作用体现出来了,情报学会作为大股东,不同意任何形式的转让和入资入股,这期间多家公司和资本试图向大软伸出过橄榄枝,但都不了了之。在2012年年底的时候,主办方董事会通过了一个决议,大意是如果亏损额超过40万,总经理将提出清算并停止公司的运营。

 

  2013年6月,大软的账面亏损就超过了40万,实际控制人也对未来失去信心,主办方也提出清算,所以解雇了一批员工,留下了十个左右的编辑,让他们坚持做完了2013年剩下的杂志,而在当时,大软是旬刊,每个月要出三本刊物,工作量之大难以想象,而到了年底,主办方收回了刊号,进行了彻底的清算和切割。

  现在来看主办方多年对大软的控制似乎是一种保护,同时也是一种钳制,所以不再是事业制单位的大软在失去了主办方的保护之后,不得不自己寻求新的刊号,最后是借用了另外一本当时停刊的游戏杂志的刊号“借壳重生”,得以继续出版杂志;另外在杂志的售卖渠道上也不得不去想办法自己探索,除此之外,广告和公关营销都是新的难题。不过这么一折腾,大软成为了股份制企业,可以寻求各种投资了——此前一系列转型措施都遭到了主办方的否决,现在可以放开手脚进行转型了。

 

  然而遗憾的是,接下来在各个层面,大软都走得极其不顺利,就融资而言,大软方面希望找到能够完全认同自己品牌和价值的投资公司,但是在金钱利益为上的当下,大多数公司都想把大软据为己有然后拿来赚钱,而这是长期坚持情怀和深度价值取向的大软成员所无法认同的——在大软的巅峰时期,他们就是凭借这些理念成为了大软,要他们放弃长久以来的坚持,实在是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大软当时通过众筹的形式募集到了一定的资金,设定的最初资金目标是100万,最后募集到了203万,当时大软编辑部深受鼓舞,不少离开的编辑也回到了编辑部。

  接下来大软进行了全面的转型,但是由于缺乏经验,大软的这次转型出现了很多问题,他们在继续出版杂志的同时开通了微博账号和微信公众号,还打造了自己的APP,以及电子刊物,还有网站和论坛。但是到底应该坚持杂志为主还是网络化为主,内部一直有较大争论,因此耽误了不少时机,再加上同时进军如此多的领域,难免顾此失彼,腹背受敌。

  除此之外,当时大软也引入了外部资本,资方派了一些人员进入大软负责一些管理,但是内部人员和外部人员在理念方面出现了较多冲突,耽误了很多时机,例如当时外部资本派了一个人进入大软做技术总监,但是没发挥很大作用,以至于大软的APP长期延期,无法上线。

 

  综合来看,这些问题都是大软缺乏经验导致的,网络化对于大软的员工们来说,实在是一片新的汪洋大海,他们很难找到航向,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大软一再犯错,结果就是时代不再给他们太多机会了,所以到了2015年年初的时候,众筹募集到的钱基本花光了,而大软的账面则再度出现了巨大亏损,以至于拖欠了很多作者的稿费和编辑的工资,最后就是编辑离职,最终留下来维持大软杂志制作的编辑只有五人左右,而网站和论坛以及APP后来都无疾而终,仅剩下微博和微信公众号还在继续运营。

  从大的环境来看,平媒的衰落在这些年已经是一个必然趋势了,例如就在今年大名鼎鼎的《京华时报》身陷困境,亏损严重,突围未果。如斯大潮下,经反复考虑、慎重研究,上级主管部门作出了将京华时报社主管主办单位变更为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并于2017年1月1日休刊的决定。这和大软当时主办单位作出清算切割的行为何其相似。

 

  2015年12月《外滩画报》在最新一期杂志封面标注“告读者,《外滩画报》将于2016年起停刊”的声明。

  而就大软所属的游戏杂志和IT杂志而言,停刊的也是屡见不鲜,例如曾经在国内很有名的游戏杂志《家用电脑与游戏》和《电子游戏软件》都已经在数年前停刊,《计算机世界》和《程序员》等著名IT杂志也已经停刊。

  更深入来看,在这个形式越来越多样化,大众越来越娱乐化的时代,大软的理念价值显得越来越小众了,毕竟现在微信公众号和各种自媒体层出不穷,而且直播和短视频也发展得如火如荼,现在愿意买杂志看的用户已经在锐减,愿意看深度内容的游戏玩家和IT爱好者也越来越少。

  就游戏领域来说,现在手游兴起,大多数用户下载一个手游APP就够了。他们不但对游戏杂志没有太大需求,对游戏媒体的需求也在减少,而大软那些深度的文化向游戏文章对于新一代用户来说就像教科书一样枯燥难懂。这就像现在不少新一代小鲜肉仅凭颜值和包装就能快速火起来一样,而专心磨练演技的人却很难有机会崭露头角——在一个文学已死的时代,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这样一个价值取向发生巨大变化的时代,表现形式和载体更加多元化的时代,昔日的王者快速衰落下去,其实是谁也无法阻止的事情了。

 

  是休刊并非停刊出路依然艰难

  值得注意的是,大软方面此次着重强调在2017年是无限期休刊而非彻底停刊,他们的编辑在知乎等一些渠道表示未来如果能够有足够资金,还是希望将来可以复刊,但是就一些业内人士来看,复刊的机会实在非常渺茫,毕竟在经历了如此多的动荡之后,是否还有公司愿意投资去出一本费力不讨好的刊物呢?

  另外,大软方面亦表示此次只是杂志休刊,微博和微信公众号还会继续运营,以后还会继续更新,大软微博账号目前粉丝人数是134377人,说明还有一定影响力,而且后续继续运营多少也是能够把昔日的影响力延续下去,在当年《家用电脑与游戏》这本杂志停刊后,微博就停止了更新,在今天,新一代用户和玩家知道这本杂志的人并不多了。

 

  继续运营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也许代表了大软现在仅有的几位编辑还想继续坚持下去,而且在这次“众筹”募集到了77万余元之后,他们依然很受鼓舞,希望在明年能够在微信公众号和微博方面有所突破,但是目前来看,未来依然艰难,现在的媒体行业已经是战国春秋时代,正如前面所说的,自媒体和直播等手段形式花样百出,而缺乏资金和人手的大软未来想要逆袭,难度实在太大。

  大软方面也一直强调他们这次的“众筹”并非真正的众筹,只是因为苦于没有杂志销售渠道,所以想通过这种形式来让最后一期杂志送到更多用户的手中,但是因为大软此前已经众筹过一次,所以这次他们的第二次“众筹”引发了不少非议,对大软品牌造成了一定的伤害。

 

  只不过这种伤害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在平媒衰退大潮之下,大软的品牌价值在未来恐怕只会不断消退,可能再过十年二十年,很多更新的一代群体都不知道曾经有过这样的一本杂志出现过,这就像现在很多年轻一代用惯了IPAD之后不习惯书本一样,而那些曾经在历史上建立伟业的英雄最后也都不可避免的一个个老去,无法抵抗时间的侵蚀。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95014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