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95岁的他狂写了1000多封情书,看哭所有人,原来守得住的才叫爱!

【组图】95岁的他狂写了1000多封情书,看哭所有人,原来守得住的才叫爱!

时间:2016-12-29 18:09:31来源:卡娃微卡

原标题:95岁的他狂写了1000多封情书,看哭所有人,原来守得住的才叫爱!

文/世界正美丽(ID:traveller2333)

  上海自然博物馆门口的台阶上,常坐着个95岁的老头儿,在发呆。别人要问,“你怎么又往这坐了?”他会不好意思的说,“我想美棠了!”

  

▲日复一日擦拭着老伴的遗照

  美棠是他去世多年的妻子,曾为了努力拉扯大五个子女,一包包扛过水泥,砌成了如今的台阶子。即使爱人已远走,他就这样痴情了一辈子。

▲老年的饶平如和毛美棠

  这个老头儿叫饶平如,87岁的他失去妻子后,无以遣怀,便开始学画,3年时间,18本绘本,只为了画老婆,留住有关她的点滴回忆。海并不深,但他怀念起美棠却来比海还深。

  

  他出生富裕之家,初长为少年,就考入了皇甫军校,上过战场打过仗,经历过九死一生。

  1946年的一个夏天,他请假归家拜访亲戚时,一抬头就看见窗前的女孩正对着镜子抹红妆。

  

  “多好看的姑娘啊,我一眼就看上了,心扑通跳个不停!”一眼误终生,那年他24岁,她22岁。

  那张姣好的桃花般粉嫩的脸庞,成了他有生之年最美的回忆。

▲年轻的他们简直是郎才女貌啊

  那时候的爱很含蓄,就算拉拉小手小伙子也会羞红了脸,更不用说一句“我爱你!”了,绕平如也不例外,只敢用英文歌唱出自己心底爱意绵绵的那三个字,“I Love You”。

  

  郎情妾意,门当户对,两年之后两人走入婚姻的殿堂,过起了你侬我侬的小日子。可惜那时正值风云万变,动荡不安的时局,生计艰难。

  饶如平又是从小衣食无忧,连秤砣都不会用,但为了让美棠过上好日子,他卖过干辣椒,开过面馆,可惜都没挣着钱,连菜刀都被人偷了。

  

  两人连住的木板房子都四面“呼呼”进风,雨天漏雨,境况十分惨淡。

  但有情饮水饱,两个人总是饿着肚子躺在床上看月亮,数星星,一点都不觉得苦,绕平如还形容这日子“十分有诗意。”

  

  美棠有个好歌喉,没事就爱吊吊嗓子。饶平如没钱给她买话筒,就用报纸卷一下,然后拿着口琴为她伴奏,他说这是“夫唱妇随”。

  遇上你之前,我不怕死,遇上你之后,我就贪生怕死了。即使身边世事再毫无道理 ,也只想与你永远在一起。

  

  然而这样清贫自乐的好日子并没有过多久,1957年由于出身问题他被带去了安徽劳作改造,和美棠劳燕分飞。

  很多人都逼她和饶平如划清界限,她却态度坚硬,“他一没搞婚外情,二没通敌卖国当汉奸,三没昧着良心做人,我为什么要离开他?”

  

  饶平如走后,一家重担压在毛美棠身上,为了养活孩子,她开始给人洗衣服挣钱,大冬天手冻出了疮,却为了给孩子换几个鸡蛋,手洗到惨不忍睹也不在意。

  她甚至还跑去厂里当搬运工,这个活男人都干的吃力,她却死死咬着牙背着30斤的水泥,一包包,来来回回,差点折了腰……

  

  日子实在没法过的时候,她只好变卖自己的嫁妆,就连女儿满岁带的金镯子她也只能忍痛拿去当了。

  日子艰辛,要活下去就得狠心啊。变卖头一天,她最后一次给熟睡的女儿戴上金镯子,不禁泪流满面。

  

  美棠每天都在盼着丈夫归来,有时半夜风吹的门作响,她就顾不上穿鞋往门边跑,可惜次次不见归人。

  当她知道丈夫在外地生病水肿时,就拼命洗衣服,扛水泥,只为了给他买瓶鱼肝油。那时候的爱情,真是长情。

  

  沧海桑田,物是人非。饶如平一走就是22年,这些年来两人仅靠着书信联系。信里都是琐碎的家事,“日子还好过吗?孩子该处对象了吧?家里这种情况该咋找对象啊……”

  

  不想他这一写就是1000多封信,纸短情长,还吻你万千!想美棠了,就把信拿出来摸一摸,看两眼,想起美棠深夜写信的背影就心酸不已。

  直到他成了57岁的老头儿,才如愿调回上海,一家团聚。这时的美堂已经从姑娘变成头发斑白,身体佝偻的老太太了。

  

  他回来重新回了出版社当编辑,又成了美棠的顶梁柱。他每天都和美棠形影不离, 一起买菜、散步、剥毛豆,好像少见一秒人就飞走似的。

  

  每次他烧菜的时候盐巴不是多了,就是酱油少了,美棠就说他没用,孩子觉得母亲太严厉了,他就跺脚说,“人家教训老公了,你们插啥嘴?”

  当别人问他会不会很没面子,他笑着说,“她跟我苦了一辈子,爱要是讲面子,她早离开我了!”

  

  可惜好日子没过多久,美棠就被查出来了糖尿病。他辞掉了工作一心一意的照顾她。什么美棠能吃,不能吃,他都查的清清楚楚。

  

  每天给她洗漱,吃不下饭就自己嚼烂喂她,给她倒尿盆、倒腹水,还要做四次腹部透析,仔细的做记录,打胰岛素,他都尽力亲力亲为,生怕出错。

  

  美棠的记性越来越不好,有次想吃马蹄糕,饶平如就骑了一个多小时的自行车,冒着寒风给她买来。

  但美棠不记得自己想吃马蹄糕了,一想到妻子有一天些许会忘记自己,他不禁坐在冰凉的地上,嚎啕大哭。

  

  她似乎能听到丈夫撕心裂肺的痛楚,每次只要一睁开眼,还没认清面前的人是谁就说,“你要好好照顾你爸爸啊!”听的人无不揪心。

  

  就在2008年,两人结婚纪念日不到五个月的时候,美棠流完最后一滴泪,离开了她最爱的人。

  他趴在美棠的床上大声恸哭,他剪下她的一缕头发包在手帕里,天天带在身上。

  

  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觉海非深。

  美棠走后,他将美棠的骨灰置于自己的床前,少年结发,此生不弃。

  

  他总会给孙子将自己和美棠的趣事,因怕自己年纪渐记性不好,记不清美棠了,他就开始模仿丰子恺学画画。

  带着老花镜,发鬓全白,有时候画着画着就泪流不止。“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和美棠有生之年的唯一一次争吵:

  

  美棠第一次给自己做肉圆子:

  

  两个人年轻时最爱去公园约会:

  

  一家人其乐融融,虽然美棠不在了,但她一直藏在饶平如的心里,今生今世。

  

  90岁的时候,他又开始了吹口琴,《送别》《但愿人长久》是美棠最爱的歌,只是在他身边歌唱的人儿不在了。

  

  

  这就是饶平如的故事,平凡却又动人。

  有人问他感情怎么还没被磨平,他说,“怎么能磨平了,爱是永远的事!”

  

  爱一个人不难,用一生去保持爱一个人的习惯却不是件易事。星爷说,爱一个人可以一万年,我想,爱一个人,一辈子就满足。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95014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