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图】孟京辉《临川四梦》传奇一场,破梦惊喜

【图】孟京辉《临川四梦》传奇一场,破梦惊喜

时间:2016-12-28 11:54:16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孟京辉《临川四梦》传奇一场,破梦惊喜

梦境的意象,为演出的碎片化提供了视觉上的逻辑支撑。 李晏 摄
梦境的意象,为演出的碎片化提供了视觉上的逻辑支撑。 李晏 摄

  《临川四梦》是汤显祖这一枚落魄文人在自己的书斋里构建的幻想世界,那里面有和现实一样的权斗、倾轧,但也有现实里没有的美若天仙、至情至性,是创作者没有机会经历的巅峰体验,是为传奇。从这个角度讲,我倒是觉得孟京辉这一版的《临川四梦》意外地“忠实原著”。

  错乱的梦境可以相互调用和浸入

  在2016年,汤显祖在各种土得掉渣的纪念、仪式、演出中被涂脂抹粉拜上神坛,时至年末看到这一版“明昊四梦”,我还是有惊喜感的。应该说这是孟京辉的预期之中,汤显祖的意料之外。

  《临川四梦》是汤显祖这一枚落魄文人在自己的书斋里构建的幻想世界,那里面有和现实一样的权斗、倾轧,但也有现实里没有的美若天仙、至情至性,是创作者没有机会经历的巅峰体验,是为传奇。从这个角度讲,我倒是觉得孟京辉这一版的《临川四梦》意外地“忠实原著”。

  舞台前区的床铺、悬在半空的大脑和色彩涂抹的隔断都营造出梦境的意象,这为演出的碎片化提供了视觉上的逻辑支撑:这是陈明昊扮演的一个男人的一场大梦。这个男人在现实里没什么能耐,他是因为车祸而昏迷入院的。在他最浅层的梦境里,肇事者、警察、病友、一起挤电梯的甲乙丙的只言片语给出了现实的龃龉和入梦的原因。紧接着,焦虑到来了,赌场、黑社会、妹妹、朋友……“网大”戏码敷衍出主人公的精神层次。所谓为人不高尚,做梦都狗血。再往下沉,才是四梦。先是《紫钗记》,而后《邯郸记》,最深是《南柯记》。无论梦里的自己是将军、驸马、大哥、渣男、想自杀还是敢跟黑社会互呛,这些肥皂泡总归是要碎的。这符合陈明昊的气质,他的贯穿也牵住了碎片们,从而保证了演出的统一性。

  我个人对《盗梦空间》建构的分层梦境一直不屑一顾,因为梦境的世界没有那么完整。它们是错乱的,可以相互调用、浸入,比如像《临川四梦》这样。演出下半场梦《南柯记》,陈明昊饰演的淳于棼把酒肉兄弟拉到梦里来享福,这实际上是一种显摆,尤其当他是个现实中的啃老族。而后他又怀疑兄弟跟妻子有染,于是手刃了这一对“奸夫淫妇”。这原本是时下滥俗网络小说里最司空见惯的情杀梗,但由于有了上半场《紫钗记》的铺垫,仿佛霍小玉的厉鬼侵入到了淳于棼的梦里,这一节倒显得弗洛伊德了起来。

  缺少势均力敌的女性,老男孩没有自省

  我喜欢几个“破梦”的场景,比如《紫钗记》大段的古风对诵后,说到李益把小妾锁起来的情节,演员就用旅行箱把女人装了进去,也是网大里惯见的杀人抛尸梗,很直接就把这个高格调的梦破掉了。下半场有一段别人的梦,群戏集中在台前,陈明昊贴着底幕出现在最右侧的小门洞里,那个画面有闯入感。这么说起来,在这场陈明昊的梦里闯进了孟京辉,本来也应该是很好玩的,然而那一场陈明昊和孟京辉两人交杂朗诵的《邯郸记》却是整场演出我最不喜欢的场景:老炮霸着麦,旁边的小妞们谄媚地假嗨附和,我说那是“嫖气”,就是不尊重女性。细想起来,这一台主创皆为男性的大梦也就从这里失衡了。

  遥记《琥珀》,当袁泉饰演的小优出现在高辕(刘烨 饰)面前时,男主角高辕还能说出“再没有比欺骗一个骗子的感情更卑鄙的事情了”这样的台词。然而在《临川四梦》里却没有那样的瞬间,无论吃安眠药那一场使用现场视频放大的面部特写,还是被淳于棼糊了两脸生日蛋糕而无动于衷的凛冽,这些手段都没能形成起一个与这些老男孩势均力敌的力量。她仍旧只是陈明昊想象出来的性伴侣,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舞台上那个扮演霍小玉的女孩魏熙真好看,就像《恋爱的犀牛》里的明明,也像《琥珀》里的小优,她站在台上能够吸引观众的目光,这就不仅仅是盘儿亮条儿顺能够担当的了,这需要气场。我一直盯着那个女孩看,她是这场演出的希望,可却眼睁睁地看着她坐在老炮陪酒的第一排,泯于众人了。

  缺少了势均力敌的女性与之撕扯,老男孩们就只好任性到底了。于是,我们看到主人公唯能自嘲、自怜,却无能自省,更且无法自觉。演出最后的段落,那个扭曲镜照的反光筒绕阿绕,绕得人头晕目眩,把人物和观众都困在了这场未达至境的梦里,走不出来。

  任十一(剧评人)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95014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