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认识雅贿的负功能有助于防腐

认识雅贿的负功能有助于防腐

时间:2016-12-27 11:32:56来源:综合

原标题:认识雅贿的负功能有助于防腐

  检察日报12月27日消息,雅贿常见载体既有物质载体,如书、画、古玩等,也有精神载体,如诗词歌赋等。雅贿和一般的“俗贿”相比,这种腐败行为更安全、更隐蔽、更有利,可以说,雅贿是俗贿的升级版,其对艺术的负功能表现在多个方面,正确认识其危害有助于防治腐败。

  雅贿是一种腐败形式,从艺术的角度来全面认识雅贿的负功能有助于腐败的治理。雅贿是贪官获得聚宝盆的途径。徐才厚家里藏有大量古玩器具、字画,文强家有幅张大千的赝品,白恩培的妻子受贿大量艺术品……虽然“雅贿”一词近年来才开始使用,但雅贿这种腐败行为并非现在独有,而是源远流长。通常来说,雅贿是用艺术品来贿赂官员,常见载体既有物质载体,如书、画、古玩等,也有精神载体,如诗词歌赋等。雅贿和一般的“俗贿”相比有其特殊性,即这种腐败行为更安全、更隐蔽、更有利,可以说,雅贿是俗贿的升级版,其对艺术的负功能表现在多个方面。

  雅贿对艺术家的影响。受到雅贿影响的艺术家有两种,一种是施行雅贿被揭发而受影响的艺术家,另一种是自身未施行雅贿却受到影响的艺术家。古往今来,不乏有些文学艺术家为了某种目的,用自己的作品或收藏的艺术品向官员行贿,从而与受贿的官员建立一种利益交换关系。明代画家、书法家、诗人唐寅在礼部会考之前,到了北京城在馆舍休养准备考试。此间他拜访了很多人,每到一处都要带上厚礼,其中就包括他收藏的画作。他通过大学士梁储的引荐认识了主考官程敏政。唐寅既用收藏的画作向程敏政行贿,又以诗词向梁储行贿,是一种典型的雅贿行为,可谓高雅的精神饱受摧残。如果文学艺术领域充斥着贿赂的生态环境,那么文学艺术家是难以成长的。明朝戴进就是一个例子,在腐败的雅贿生态环境下,他成为另一位宫廷画家谢环的牺牲品。由于谢环是在明初进入宫廷的画家,相比后来的戴进来说,他算是宫中有资历的老画家了。谢环受皇帝恩宠,常排挤戴进,甚至害他差点被砍头。

  雅贿对艺术品的影响。在市场规律的运行下,因雅贿的暗涌,艺术品就会渐渐向市场靠拢、倾斜,生产的艺术品更多考虑价格、知名度、销量,更多地倾向其世俗性,而忽略了艺术品本身独一无二的创造性,失去了它本身的灵魂,它的价值更多体现在迎合世俗的眼光与评价。艺术品逐渐变成了匠品,原创丧失,抄袭与模仿盛行。明朝时,从宫中到民间,极其推崇南宋末元初赵孟的书法。由于真迹难寻,所以模仿赵孟书法的作品很多,而仿得像的,往往可以卖出高的价钱。明朝权倾一时的贪官严嵩被抄家时,并无多少金钱被搜出来,家里藏品极多,几乎全是字画,其中赵孟的真迹《六体千字文》最为珍贵。可见贿赂严嵩的形式,大多是雅贿。严嵩尤其喜好《清明上河图》,太仓王予收藏有《清明上河图》,严嵩之子严世蕃知道后强行索要,王鋆便将淘来的摹本送给严嵩,后被认出画是假货。严嵩大恨,便寻机将王鋆害死。可见雅贿受众的个人喜好,促使了艺术品服务于这个过程,也使得艺术品的模式从多种多样趋向单一性。

  雅贿对艺术体制的影响。雅贿不仅对艺术品本身带来负面的影响,也对整个艺术体制造成影响。艺术体制是进行艺术接受的主要环节,是提供艺术交流的主要场所,包括艺术市场、拍卖公司、艺术经营公司、画廊、展览馆、艺术家协会等。在明清时期,书画古玩是可以充当俸禄的,所以不少人为了巴结官员,都会流连于古玩店,淘稀奇珍宝。在雅贿的过程中,行贿方和受贿方有时并不会直接进行交涉,而是通过这其中的雅贿产业链进行交易。行贿者、腐败官员与盈利为主的古玩店老板就建立了一种交易链。在这条产业链当中,古玩店老板是一个中介,只要行贿者想要雅贿官员,通过他们是最容易也是最隐蔽的办法。这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官员若想把收到的艺术品换成金钱,他们不需要亲自来到古玩店亲自交易,而是通过古玩店老板完成一系列手续,卖出自己的艺术品,获得高昂的价格,彼此心照不宣。例如晚清著名徽商胡雪岩为了贿赂总管内务府大臣宝,打听到他家有一幅唐寅的《看泉听风图》,于是通过与宝关系好的古玩店老板,告知他愿意花三万两白银购买这画。到手后,又把这幅画通过他人送回到宝鋆家中,而古玩店老板也因此收获一笔中间费用,最终三人各自都达到了目的。第二种情况是,官员卖官鬻爵,无法直接收受白银,于是在古玩店老板那儿放一个自己不值钱的艺术品,买官者花费重金购买,之后古玩店老板再把钱送到官员手上。在雅贿笼罩的氛围下,艺术品市场不再单纯,而是赝品充斥。当今有些拍卖公司,暗中通过赝品拍卖来达到雅贿的目的。行贿方首先通过艺术鉴定机构,出一张虚假的鉴定证明,再通过拍卖,雇人用高价拍下,最后赝品的持有人写上受贿人的名字,这样钱送入了官员的手中,而赝品回到了行贿人的手上。在这样的雅贿产业链下,艺术品市场沦为了泡沫市场,交易不再简简单单是为了艺术品而交易。艺术市场看似繁荣,但笼罩上了洗钱的色彩。

  雅贿对艺术鉴赏的影响。

  在雅贿的社会环境下,受沾染的艺术体制,使得艺术商业化更加的复杂与阴暗,也使得艺术鉴赏与批评带上了利益的色彩,让原本相对自由的艺术鉴赏被限制。雅贿使艺术鉴赏失去自由。有艺术爱好的官员鉴赏者,别有用心的人就会把其喜好的艺术品当作行贿的敲门砖,利用官员对艺术的纯真之心,诱惑后者走上贪污与腐败的道路。赖昌星说:不怕领导讲廉洁,就怕领导没爱好。厦门海关的原副关长接培勇就因为雅好丹青图画,受到《牡丹图》的引诱,而赖昌星利用接培勇这一嗜好给他送去书法字画,从而使接培勇一步步被辖制在欲望的牢笼中。有时,雅贿也会模糊人对艺术的鉴赏态度,失去事物本身的真实感,同样也会误导鉴赏者的审美。在雅贿的行为下,朝廷画师毛延寿收受了宫中女子的钱财,在为她们画像时会精心美化一番,使原本有缺陷不完美的面孔身姿,在笔下散发光彩,而未曾雅贿画匠的王昭君,却被丑化成难看的女子,汉元帝刘最终错过了王昭君,让其出塞和亲。如果没有雅贿的干预,艺术按照它固有的模式自由发展,就不会出现被模糊掉客观现实的情况,拉远与真相的距离。

  (作者分别为东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研究生,湖南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95014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