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位以待 AD 1000*90
当前位置:首页 > 【图】欺负孩子的郭德纲“战斗力”越来越低了

【图】欺负孩子的郭德纲“战斗力”越来越低了

时间:2016-12-26 12:12:40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欺负孩子的郭德纲“战斗力”越来越低了

郭德纲的嘴又惹祸了。

  郭德纲的嘴又惹祸了。

  在相声中,想方设法说自己是捧哏演员的爸爸或爷爷这类找笑料的表演手法,被称为“伦理哏儿”。郭德纲的伦理哏儿开到了6岁的安吉头上。某盛典上,他给安吉和阿拉蕾颁奖,颁奖时长6分半。当着安吉的父母沙溢和胡可的面,郭德纲开了5次玩笑说自己是安吉亲爸爸。更过分的是,面对网民批评时郭德纲所作的回应:“第一,我和他们夫妻这么逗着玩够十年了,如果人家不开心,我十年前就该道歉,当然现在不开心现在也道歉。第二,我儿子也在娱乐圈,我个人是这么认为的。为什么进娱乐圈?名和利而已。有的演员保护孩子,连一张照片都不曝光,怕伤害了孩子。但如果来了,就什么都会遇到,只得看在名利的面子上认头。因为这行和家里还是有区别的。”言外之意,就是说:谁让你带孩子进娱乐圈?指着孩子赚钱,就必须忍气吞声,包括被我损。你看,回应中,郭德纲又往沙溢夫妇伤口撒了一把盐。至于“对于部分网友嚼着屎斥责别人不卫生的状态,我表示欣赏和理解……”的第三点声明,则是其一以贯之的狡辩和损网友。

  早年的郭德纲不是这样。他的口才和犀利表现在对社会现实的抨击上:《论五十年相声之现状》,他挤对同行“传统相声一千多段,经过演员的努力,还剩下二百多段”;《我要上春晚》他批判电视晚会“现场有一个四百人合说的相声,节目一开始,打这山上蹭蹭蹭跳下一百个说相声的”;返场小段中,他嘲笑那些“怪现状”:“你看那电影,宣传性很强,拍得跟广告似的;广告拍得很艺术,你知道哪个是广告哪个是电影吗?你看那教授,有什么卖什么光想着钱;你看那商人一个个的,戴个眼镜,谈吐很儒雅,你分得清谁是教授谁是商人吗?”那时的郭德纲是“非著名相声演员”,是权威的挑战者,也因此得到了大众的共鸣。

  但是,当人气转化成名气,影响兑现成利益,郭德纲的攻击对象也开始发生变化。藏秘排油事件、徒弟打人事件、还有在微博中讽刺逝者,凡是和他有利益冲突的,都变成了他口诛笔伐声讨的对象,对现实的抨击变成了无关是非的谩骂。几场较量下来,郭德纲赢了口彩输了江山——作品下架,演出受限,德云社的骨干先后“叛逃”都发生在那个时期。

  终于熬到东山再起,郭德纲已经学乖,他开始与电视晚会和解,绝口不再提时事,对以前“看不惯”、“不屑于”的现状变得顺从,另一方面却对过往的恩怨睚眦必报。这方面他展现出非凡的战斗力,曾经的背叛者、和他有过节的人隔一阵就以各种名目数落一回,自己骂不够,还要叫上徒弟们壮声势、表忠心。

  由此可以看出,郭德纲骂人的第一阶段是挑战,他对抗的是权威者;第二阶段是掐架,对抗的是利益纠纷者,无关是非只见利益;第三阶段则是欺负,那些混得不如他,影响力没他大的“软柿子”都在其中,包括沙溢夫妇。在这个范围内,他既可以绕过敏感话题,避免再次被禁,又能逞口舌之能,快意恩仇。但也表明郭德纲的“战斗力”越来越低了。

  当然,这样的谩骂也招致了舆论的讨伐。郭德纲因此也删去了那“三点声明”的微博。但是这种讨伐于郭德纲而言,太没杀伤力。宋小宝名言曰“讨厌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网络就是这么个地方,有多少人讨厌你,就能找到多少人拥护你,即便拥护者都是脑残粉又如何?历史的经验早已证明,脑残粉的忠诚度和战斗力天下无敌,怕什么?

  那些排着队邀请郭德纲加盟的合作者更不会因为几句无关痛痒的脏口转头就走。相反,如果这些脏口出现在自己的节目或者直播中,那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因为这意味着收视率的激增、点击率的飞涨。否则,为什么《笑傲江湖》不剪掉“亲手养起来的徒弟想把我亲手弄死”?优酷盛典为什么如实播出了“我是你爸爸”现场直播?笑话,如果主办方连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都没有,还有什么资格谈直播?

  所以,有什么样的环境,就出产什么样的人物!在这种环境中如鱼得水的郭德纲,就像他精心编制却点缀着错字的德云社家谱一样,扎眼、粗鄙、有碍观瞻。

  文/本报记者 祖薇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QQ:195014311